南怀瑾谈算命

一分钟讲风水布局
台湾著名学者南怀瑾先生是一位学贯中西的人物,他在《易经系传别讲》一书中对算命作了很精譬的论断:
譬如算命,什么叫算命?是星相学,是性命之学。真正算命算得好的人,必须要懂得中国的天文,那就会算命了。看相算命叫做星相之学,它的根据是科学的,是根据天文的变化来的。我们现在算命用的甲子乙丑四柱,它是代表天体某一星座,在某一年、某一天、某一个时候所放射的功能,这个功能影响了地球新生人类的生命。
那么,地球人类在同一秒钟内有多少出生?中国人、外国人同一秒钟的时间中出生的人,八字都是一样吗?不一定!那又是怎么算法呢?算命了根据星相八字,中间还加入了地区、地形的因素.....
南怀瑾:真正研究算命卜卦的都是第一流聪明
南怀瑾谈“迷信
中国算命卜卦的这套法则,里面包涵了很大的科学和哲学的道理,可惜因为古代的政治思想,不愿意发展科学,所以这一套很好的法则,只好向算命卜卦这一方面发展。不过好在有江湖算命卜卦的人,能够把这一套法则保留下来,从另一角度看,他们也的确很伟大。所以有人说到算命卜卦是迷信,我就问他们懂不懂,而他们却不懂,对于自己所不懂的东西,随便加一个罪名,指其为“迷信”、为“骗人的”,这是多可怕的武断。这一套法则流传了几千年,而真正研究它的,都是第一流聪明人,试想想四千年来第一流聪明的人,都在研究它,即算它能骗得了人,也有它骗人的道理。我们要批评它,不妨先研究它骗的方法,等研究过了,再说它是迷信,这时才可以作结论。自己并没有研究过,还不懂它,就说它是骗人的迷信,这才是真正的迷信——迷信自己的狂妄。可惜现在没有人重视它,没有大量的投资,没有充分的实验设备和场所。否则的话,如果加以实验,可以发现这项法则会有很多科学的道理……
——《易经杂说·天干五行配》
可见说八卦不科学的人,一定是不科学的人,一定没有学好科学;真的学好了科学的人,看它都很合乎科学方法。任何一件事,都有它的道理、原因和方法,不能说自己所不懂的,就指为不科学,只是观念不同,方式不同。古人在八卦的运用上,不用电脑,就能用这个方法算出来,多简便,能说不科学吗?
——《易经杂说·后天八卦》
古今中外如埃及、印度、中国,尤其在大西洋一带的文化,乃至现在新发现南美一带所谓落后地区的星座文化,都属于抽象的星象学。抽象的星象学,是把天文的星象与人体的关系,连在一起研究,发展成看相、算命等等,都属于星象学——抽象的星象,所以过去的历史文化上,对看相算命的人,都称他们为“星象家”。这就说明看相算命的原理,必须要从星象来的。现在美国有一门星象学,也是新兴的学术,有七八个大学开了算命看相的课,正式研究全世界各国的看相算命方法,现在虽还没有构成学位的系统,但已网罗了各国懂这一套的人开始任教。
——《易经杂说·从天文星象看河图》

增上缘对我们这个生命增上作用最殊胜,就是最特别、最明显的有二十二种,哪二十二种呢?“应知(你应该知道)即是二十二根”,佛学里头讲“根”,二十二种根。这个根根,就是这个质地好不好。
“命根但依本识亲种分位假立,非别有性。”这个命根呢,除了有形的男女二根以外,命根是什么东西?
算八字与唯识的关系,现在来了。
这个八字啊,有没有?有。这是依通,推理,推你前生种性所带来这一生的因果遭遇。换句话,八字就是所谓算命、这个是命根。那么但是八字是不是准确呢?准确。——推理。有西洋的算法、中国的算法、有各种各样的算法,但是最高的只百分之六十。如果某一个人对八字精到了极点、深通了,到了大智慧有神通的境界,算到了准到百分之九十八,最后还是不准的。因为这是靠推理、依通算这个命根。命根是什么?宿业,所以古人也叫做宿命,你过去的业力所带来的。那么这个宿业带来的呢,八字,不要看八字,看相就看出来了。由这个相呢,学唯识叫法相宗,每一个人相上就带了,很明显的。当然不是面相,你讲话、态度、仪表、走路、做人、高矮大小……什么都有关系。瘦得像广素琴讲我脱了水的一样,那个就是他,个人业力不同。像广素琴他自己就没有脱水的,那又不同。这个就是命根所带。
你要做东方人、西方人,皆由命定。但是这个命是什么呢?是前生所带业力,无主宰、非自然。这个命定。
所以命根啊,这个生命来的,“但依本识”第八阿赖耶识亲种的分位,亲因缘种子所带来业力中分位的假立,分别种类。怎么叫做假立呢?你这个八字如果算这一生的这个命定了,再一生的命不是这个命了,看你现在所造的因果;是分位的假立。而且算八字讲运气,运就是一个阶段,年轻不好、中年好,中年不好、老年好,或者老年又不好,老年哪一年好、哪一年坏,它的分位的假立。
“非别有性”。他说另外这个命并没有个呆定真正一个命确定在那里,因为它是“分位假立”,所以真正修道学佛的人,大丈夫可以转命,为什么不能转呢?学会了算命更能够转命,我算到这个时候运气不好,再一推算是哪一点不好,我就在这个地方,四个字:“修德进业(进德修业)”,就非改不可。在本识上、第八阿赖耶识的习气上改。你说我这个是命定改不了——改不了你活该去受报!改命是什么办法呢?修德进业(进德修业)。所以儒家教我们做人做事就是转命啊,大丈夫能立命啊!所以孔子也只讲“五十而知天命”。
可是这个道理,你懂命理,不是算八字这个命理了,自己晓得、认识命,谈何容易啊!以孔子的修养,你看孔子一生,比你们哪一个青年都艰苦啊!生来父亲早没有了,母亲带他,十一二岁他就当家了。哥哥又是残废的,还有姐姐,一家要自己挑起来,又没有遗产,那多苦啊!什么都做过啊!但是他就转变了自己的命运,你看,万世的大圣人,这个了不起啊!这就是我们大丈夫所值得效法。你们最近有好几位,你说就是讲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,是拿自己的生命给大家赎罪,也就是说明这个命的道理。那么做不做得到呢?他的愿力是非常伟大,菩萨愿力一样,自他相互影响。所以同样的道理,这个命你要搞清楚。
“命根但依本识亲种分位假立,非别有性。”并不是特别有个固定不变的。尤其是学佛的人学会会算命,一天到黑迷信那个算命,我一看就烦了。本来教你们懂理,结果你还是搞,这样还是学佛法?这是外道了!一天在命运的迷信中。迷信就是不要给他迷住啊!你要透过这个理,所以算命懂得了这个理,哦,运气不好,不好怎么转呢?进德修业,就可以转嘛。运气不好,万事吃亏。所以算命的人,还有我教你们学会算命,最容易造口业啊!无意中就造了一句口业:“唉呀!这个地方你不大好啊!”他的心理受了你的影响,这句话就害了人家。他本来还没有事,“哎呦!他说我不大好,他命算得很灵的!”完了!本来还可以打过去的,给你一句话害死了,造了口业了。所以这是佛的戒律绝对不准的地方,很容易造口业。而且还会造意业,因为你看了八字,把这个家伙坏呀、好呀看出来了,嘴巴是:“嗯!很不错了!很不错了!”心里:“这个坏蛋,你这个家伙坏蛋,这个八字坏!”你的意业又不对了。所以不让你们学,你们没有资格学。像我们玩了一辈子你看我绝口不谈这个,我也会看相,我也从来不看相,管它好的坏的!看那个人蛮可怜,可怜人本来那个相就难看嘛,你管他相好看还是不好看!你也不要他做你的什么人。可怜就要帮忙嘛!哦,他相好看可怜才帮忙,相不好看的可怜人就不帮忙?!你去你的,你还学什么佛啊!就是这个道理。相跟命,相比命还灵,这就是命根。
为什么每一个人有这个相貌呢?是本识的亲种的分位假立。但是你要知道,“非别有性”,不是永恒不变的哦!大丈夫就可以转变了。我看到很多修道的,大陆上有几个高僧,我要皈依的人,像你们见到和尚就皈依,我们当年二十几岁比你们勤快多了,一看这个和尚有道,跪下来就皈依。管你的!你爱收也好、不收也好,我叫你师父了,就赖上了。像你们笨笨的,还要选个时间,皈依不皈依还要搞的……像我们啊,看到对了就“咚咚”两个膝盖头发软,就一跪。所以有朋友说你发贱啊?我说哎对不起,就是发贱!“哎,这一个烂和尚都给他跪?”我说你看得的出来啊?!但是我这个膝盖头都没有跪错过,给我一跪过的,都被我挖出来,真有东西;外表上看不出来。
那些人你说看他的相啊,那是孤苦伶仃没有一样好相——哎,人家成道,是大好相!你仔细一看,都是大好相。他得了道,他那个坏相已经变成好相了。所以我从前有个师傅,眼睛、嘴巴那么大,鼻子像一个蒜头那么小,两个眼睛那么大,耳朵棋子那么小,而且长成一堆了,你看那个样子好看吗?哎,越看越好看,比他(师指一同学)还漂亮!那奇怪了。
这些在此地所见的也许不多,我讲的都是真话,不是小说,我都亲眼看过的。想想啊,相、命都不能范围一个人。尤其修道的人,范围不住的。他心一坚定了,就把它突破了。这要注意!,,,,
我常常碰到很多朋友说,譬如说算命、看相,讲什么——迷信!我说:“哎,你懂不懂啊?你会不会算命?会不会看相?”“我不懂。”“那你怎么讲人家迷信啊?!你不懂的事。”譬如我们现在知识分子最迷信的是科学,没有一个人懂科学!在座的人不晓得几个学科学的,我看很少;我晓得他是学科学的,没有几个学科学的。而学科学的他懂了这一门,别一门不懂。可是我们现在最时髦的就是科学。我说中国人的科学是什么?街上的“原子理发店”——科学!随便都加上一个科学名称。所以结论下来:越是不懂科学的人拼命嘴里叫科学;真懂了科学的就不敢谈科学了。
还有呢,知识分子最迷信。你看许多人讲人家迷信的人,像我以前测验了很多人,学问很好,一谈,“这个是迷信。”我说:“对啊,你不要听,那些人迷信,都像你老兄一样的有几个呢!”哎,高兴了!“不过你最近好像精神不大好啊?”“是啊!”哦,上当了,他又迷信了!我这样逗他一下,他就迷信起来了:“哎!你看怎么样?你看怎么样?”我说:“有点问题!有点问题!再研究!再研究!”“哎!我下次再来找你啊!”他迷信了!统统在迷信。
所以呀,什么叫迷信?一个东西不懂,我们讲人家迷信,本身已经犯了一个迷信的错误,因为你不懂这一门。这是大家要留意的。狭义的迷信呢?我们批评一个人迷信了宗教,不管哪个宗教,不信的人一定批评他迷信——他更错了。他对于宗教本身没有研究。依我看来,我经常劝朋友尤其老年的朋友、男的女的,我说:“你去信个宗教吧。”不过我决不推销哪一教,我很公平的,我买的是百货店。(一笑)他问我:“你看信哪一教好?”我说随便,你看哪个适合你就去信。他说:“我什么都不信,教都没有兴趣。”我说有一教你可以信,哪一教?睡觉。你能不能常常睡觉?“睡不着啊!”好了,睡觉才是大教,包括五大宗教以上的,你都不能信,你就另外找一个小一点宗教信信,你把身心交给它,你就有好处了。
所以宗教它给一个人精神、心理至少有一个哲学,他信一个东西啊,把自己的情绪有所排遣。尤其是年纪大了,一切都是空虚的,不管你什么地位、什么年龄、什么有钱、无钱,到了老年,尤其我们现在看到老年的大问题,好的家庭儿女出国、每一个城里了,两老坐在家里就是两副对子,每个人我都送他一付对子,可惜我字写不好,写好我写一副对子专门送给老朋友,坐在家里是“流泪眼观流泪眼,断肠人对断肠人。”老太婆、老头子你看看我、我看看你,看了几十年蛮讨厌的,只好两个眼睛对着电视!这个境界很不好过。如果找一个宗教信仰,这个时候不管他是迷信真信,这个宗教对他是一个莫大的安慰。你说宗教有什么迷信啊?至于说教义对不对,那是另外的问题。
所以讲到信,怎么样是个正信?是个大问题。佛法提到真正的正信,简单一句话:个个能够明心见性、大彻大悟了,知道生命的根源是什么、宇宙的根源是什么;不是你理论懂得,而是所谓修证到了,这个时候才能够说不迷信,不然都是有迷信的嫌疑。所谓信是很难的!什么是正信?但是我们比较性来讲,什么是正信呢?所以真正一个学佛的人不要盲目,先要把学理搞清楚才好修持。每一个修道的人,不管你修什么道,那个学理不透啊,修持不懂。所以自己修持到了某一个境界,解决不了问题,你就晓得自己很迷信了,因为你学理没有透,因此你进步也慢,永远也不能成就。如果学理到了的人,成就很快啊!
----节录自《南怀瑾先生唯识与中观讲记》

[转载]南老师有神通吗(朱文光博士)

南师说朱文光博士

净土法门念一声佛号,叫做“三根普被”,这句话是最大的教义,也是佛教最重要的,大家却很轻视。哪三个根呢?第一等聪明的人是上根,就是昨天我引用孔子讲的“生而知之”的人;第二等“学而知之”的中是等人;下根中最笨的人。上中下三等,三根普被。不管你高智慧或最笨的人,念一声佛号,心一静,什么魔啊鬼啊,当下都宁静了。不然你们可以去做个试验,养一只猫,或一条狗,这些动物在动得很凶猛的时候,你静静站在前面,看着它的眼神,你的心进入它的心里头,念南无阿弥陀佛,它就安静下来了。

我以前的一个老学生,就是朱文光博士,这里老一辈的都叫他师兄,他是台湾人,他跟我最早,死得也最早,学农化的,美国留学,既学佛又学道。我吹牛给你们听,他真是大科学家,虽然学农化,什么都懂。他有科学问题解答不了的就跟我来讨论,开始做试验,讲了很多东西。有一个阶段,他测验念佛、念准提咒的功效,把稻子、花木种两排,用念过咒子、念过佛的水浇一排,用普通的水浇另外一排。两三个月比下来,发现用念佛念咒子的水浇的稻子、花木长得非常好,比一般好地两三倍。他说开口对着那个水念大悲咒或准提咒,或念心经,或者念阿弥陀佛,效果都不一样,水的分子跟着变化。开口念和用意识默念,又是两样效果。

《禅与生命的认知初讲》

朱文光博士答客问

注:本文为朱文光博士遗作,朱博士追随怀师卅年,于一九八六年十二月二十四日,在美国华盛顿附近,因过桥时溪水暴涨,意外被卷落水中而逝。其时朱博士系前往警告来参加晚宴之客人改走他路,不幸竟而牺牲。消息传来,亲友及各方均悲悼不已。在其遗物中,发现这篇未竟之稿。

一、南老师有神通吗?他对神通之看法如何?

南老师说过凡自己不会或做不到的事情,不应轻加以批评。有的人以神通为戒律所不许可,而大为反对神通。南老师说过要自己修炼到有神通具足而不显露,才有资格批评。否则不等于是酸葡萄吗?

南师有神通吗?在我个人的体会是,可以引用列子一句话:“夫子能而不为者也。”有些人以为南师有,有些人以为没有。我以为南师“极高明而道中庸”,说有说无都不重要。何况,佛不是说神通与道无关吗?

如今密教大为流行,许多人过份注重神异的事情。南师不得已才说:“神通与神经只隔一张纸。”或说“神通与神经是两兄弟,神通是老大,神经是老二。”南师更反对以神通来处理人世间的事情。有的人想以神通发财扬名,有的人想以神通治病,有的人想以神通来处理人事纠纷,甚而有的人想以神通来救世救人,他们都忘记了,人世间还是只能以人情事故,常识来判断处理。想走神通的路线,一定达不到目的,反而可能走入神经的路线,不是很可怕吗?

二、南老师既是禅宗大师又善于说法,演讲经典,为何不出家做法师呢?

南老师的学问渊博,除了“经纶三大教,出入百家言”,还囊括了世界上所有学问,不能仅以佛教或佛法来限制他的范围。再说南老师志在利济天下,假如出家作和尚,有些人会因他自己的观念或因他自己的地位,或因他自己的宗教信仰,或因他自己的环境,不便或不欲和南老师接近,如此南老师利益人类有限,不如现“在家相”,能够与各界各类人物来往,才能普施他的教化。例如,南老师的著作很多,但最畅销最能改善人心的书就是没有宗教范围的《论语别裁》,南老师有关佛法的著作虽然也很畅销,甚受欢迎,但其影响力却远不如《论语别裁》的普及。可见只有了宗教的形式,虽是大善知识,也难免有影响不到之处。

三、南老师为什么要抽烟?

有的人以为南老师是一代高人,怎么会抽烟?有的人担心南老师抽烟会伤害身体,有的人注意南老师抽什么牌子的烟。有的人希望南老师戒烟。

南老师抽烟,说起来可能难以了解,是为了阻止入定,可以办事和思考。也可以说抽烟有破坏定的效果。老师抽烟也只是轻吸入口不入喉,不像一般人抽烟那样喷云吞雾,所以不会伤肺。虽然如此,南老师也偶服清肺的药品以减少抽烟的害处。南老师的定力恢复很快,所以他和人谈话时,会常抽烟。

四、南老师三餐吃什么?

南老师不吃早餐,他的午餐和晚餐也不过一小碗红薯稀饭,在台北到过精华协会吃饭的人都知道,有午餐和晚餐时,老师陪许多客人谈话,也同时处理了许多事情。老师也有时注重口味,但只吃几口,只要客人吃得开心,吃得好,老师就觉得如同身受,非常高兴,所以常见到老师向客人或学生殷勤劝食。

当然,有时也有人会作几道好菜送来,巴不得老师把它全部吃完。殊不知老师领受心意已非常开心满足,好菜大家分享就很圆满了。奈何有人热心劝食,老师是一向不拒任何人一番热心,只好吃了。这些人都没想到,对于习惯少吃的人,突然多吃是对身体有碍的。当然老师可以作工夫将其消化,但难免耽误一番时间。老师常说:“没有人饿死,人是吃死了的。”近来,因生活标准提高,有些人因营养过份,反而引起各种疾病。尤其作工夫的人应注意这一点。南老师到了美国以后,中午只吃一点面包,晚上吃一小碗面,如此而已。

五、南老师平常忙什么?

南老师忙的都是别人的事,不是为自己而忙。老师说过:“有公无私,私自在其中。有私无公,私都保不住了。”所以他整天忙的都是为别人着想,如何解决别人的困难问题等等。乃至扩大为全人类着想,他以为只为中国前途着想,也是有限的。希望他在美国计划的著作,能够给人类带来新的曙光。熟悉老师的人都知道,老师一天到晚川流不息的接见客人、学生,几乎没有自己的时间。除了忙别人的事,就是挤出时间自修。

六、老师自修什么呢?老师如何自修?

老师日夜都在为别人而忙,只有到了晚上十一点以后,才算没有人来打扰。这时老师总算有自己的时间可以自修了。老师在这时开玩笑的说:可以上夜班了。

老师在晚上十一点以后,先整理一下房间,打坐一阵后,然后开始读书和写作。老师每天都读书,他说过一天没有新的心得,一天就白过了。有时在自修的时间,老师也得拨出时间写回信和解答问题。通常在白天和晚上自修以前,老师会抢时间写回信,有时要回的信太多,只好拖到半夜赶工。老师在深夜读书以后,才有余暇好好打坐,等老师上床休息时,天已快亮了。所以老师睡的时间很少,但他永远精神那么好,可以说是工夫,昼夜如一。

七、南老师读那方面的书?

凡是世间上的书,可以想像得到的,老师都读,这也是他的学问所以渊博的原因。老师说过,一日没有新的心得,就一日白过。也推崇儒家讲的“一事不知,儒者之耻。”也说:未有神仙不读书。所以老师的藏书,足够设立规模相当的图书馆,而且几乎每天都有新书添购。老师读书与人不同,常常从平常的书中,得到启发或发现宝藏。例如从笔记小说大观中,就发现一些药方,加以实验,证实其中的确是良方。老师来美国前就读三种不同版本的美国历史和一本美国地理。

八、南老师最高兴的是什么?

我从来没有看到老师为自己的事情高兴过。他真正高兴的都是别人的事情,例如别人发财了,别人的孩子考上大学了,病好了等。但这还只是高兴,不是最高兴。

老师最高兴的是有人行善或修养进步了,这会使他很开心。有人工夫进步了,老师倒不一定高兴,但只要有人作了善行,或是一念之间向善,或是行为品行改善,他会立刻发觉而高兴、赞叹。甚之只是听到有人行善,他也非常高兴。

例如有人向老师提:高雄县内有一位佛教法师和基督教牧师因事故争讼。法官把这两位法师和牧师召来训了一阵,他说我本来想年纪大了,想皈依佛教或信仰基督教。现在看你们如此因信仰不同,不但不能互相容纳,反而欲置对方于死地,我要去信仰回教了。法师和牧师一听此话,一声不响各自离开,再也不打这个官司。

老师听了非常高兴,赞叹这位法官,能够启发法师和牧师一念之间,改变观念。要注意的是老师不只称赞这位法官有功德,也高兴法师和牧师有了转机,从此可能心量放大。

后 记 (洪文亮医师记)

朱博士遗稿描述他心中的怀师,据他生前说预定了三十个类似问卷的问题,预备以他三十年来追随怀师的所遇所感,取自问自答方式,发抒他对怀师的认识。他是大家的师兄,每个人都期待透过他科学家的笔触,去了解南师,于是以他平日“今日事,今日毕”的精神,每每见他摊开稿纸,凝神静思,又复收笔,询之何故,对日:“一辈子敬畏老师,说实在连正眼都没敢抬见老师,仿佛该写的是全部,但一提笔,又都是片断。”朱博士出事后,检翻遗稿,半年多来,竟只见他完成三十分之八,唏嘘斯人之余,倍感遗憾,故志之。

一分钟讲风水布局
预测未来系列之奇门遁甲解密高级教程
慧眼识人之手相解码提升教程
预测未来系列之奇门遁甲解密基础教程
风生水起之阳宅风水高级教程
一分钟讲风水布局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